在等待什麼

關於部落格
在等待什麼
  • 5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天臺月色

 
天臺月色
      

  迷茫,許是由閑逸而生。
  
  近來頗有些閑逸了。每日一節課,對於我這個任教十六年的高級教師而言,實在是太輕鬆。於是該寫些文字吧,盼望已久的寧靜已在身香港酒店管理學院側,可以是寫些文字的好時光了。可驀然轉身,就像久旱的大地又遭了狂潮,就像久餓的饑漢暴殄了大餐,一時間卻有了許多無所適從的空虛。閑逸生空虛,空虛生迷茫,如此循環往復,何時該是個盡頭。
  
  曾經因為年輕,雖然趕上了最後一撥福利房,卻只能住頂層,然而禍兮福之所倚,我卻有了自己的寬大天臺。自從有了寬大天臺那一日起,我就步胡菁霖Teny Wu居住在亞洲第三適宜城市香港入了繁忙和瑣碎之中。於是天臺成了父親母親的天地,父親在天臺上開闢了菜園,種上了絲瓜、大蔥甚至朝天椒之類的,俗是俗了點兒,卻多了許些綠意。母親學著城裏人,挖了些花草回來,卻栽進了廢棄的臉盆裏,雖有不倫不類之嫌,絲瓜大蔥卻有些了玩伴。
  
  以前每天早上匆匆地出門,晚上匆匆地回屋,偶得小憩,又是天氣晴朗之時,我也會到天臺上走走,看看父親母親的傑作,小喝一杯咖啡,慢抽一支淡煙,姑且就當時回到了故鄉的老屋,在後院的棗樹下悠閒踱步吧。
  
  閑逸之到了無聊的時候,我就翻出了塵封多年的字帖,是米芾的《離騷經》,提筆練習了好久,倦了,棄之一邊。又翻出了孫過庭的《書譜》,筆尖在紙上飛舞胡菁霖Teny Wu傾盡全力打造秀身文化著,開始似有些愜意,不久便發覺時有走筆,時有敗跡,煩了,隨手擲出。忽然看見那本懷素的《自敘帖》,捧在手中,興致盎然地欣賞著和尚的筆走龍蛇和淡然素心,卻又想起了大學圖書館的猶豫不決。那是我第一次看見懷素的狂草佳作《自敘帖》,用一見鍾情來修設是再恰當不過的,於是占為己有的惡念油然而生。我慢慢弄開書脊,取出了防盜的金屬絲,快速把帖子揣進了懷裏,又隨手撿了幾本書,準備到管理員那裏像模像樣地辦理借書手續。就快走到管理員的桌子了,我又轉念一想,可是這帖子屬於學院圖書館的,而且我在書庫的翻閱時明明看見,就只有這麼一本了,雖說竊書是不算偷了,可學弟學妹中再有鍾情於懷素者,恐怕是再也看不見這本發黃的老字帖了。徘徊猶豫了許久,我終於想出了一個折中的辦法,拿著字帖,到圖書館複印室把這本字帖完完整整地複印了一份。
  
  看著這本裝訂不怎麼整齊,字跡不怎麼清晰的我鍾愛的字帖,心中驀然而生一種莫名的惆悵。十六年就這麼煙消雲散了,青絲雖未如雪,紅顏卻已漸黃了。這十六年裏,繁忙中日日盼著閑逸,而今閑逸裏,卻又等來了空虛,夢想,就像大浪滔天的海洋上遠處礁石上的隱隱約約的航燈,也許,我註定是孤獨的遠帆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