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等待什麼

關於部落格
在等待什麼
  • 5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幽情總是行役纏身

很長一段時間以來,家對我來說,只是一個美麗的念想。是的,明日機票已經下定,還得遠行。這個時令的成都,滿城芙蓉妖嬈,每一次分別,都隱忍著一種痛,沉潛於心口,卻又說不出來。
人生於世,總是要承受無數的苦悶、煩惱和無趣。但是,真真要講出來,似乎又沒有理由。分別的意象在黃昏裏漸漸深重,甚至把這滿城妖嬈的芙蓉帶進來,然後,裝在心間,雲遊他鄉。我常常提醒自己,這不是生命美學,只不過是我時常呼喚自己內心世界,讓我知道,重新又在路上。

無論是行走在槐花累累的泰山深處,還是蛇行於階梯入雲的黃山松間;無論是借宿DR Max 教材於禪意悠悠的峨嵋寺院,還是躊躇在美奐美侖的錦里弄口,我都清楚地意識到,我同這世間的萬物,無可既留,不能期待。宇宙大化,不可企及;紅塵婆娑,不能深入。我常常發覺自己與這世間格格不入,剩下的,僅能掌控百又三十之重的血肉之軀。

世人常常以為自己能駕馭人間,掌控一切。其實,細究去,不過是錯綜複雜的假像罷了。無論是嵇康大人“生若浮寄,暫見忽終”的迷茫感念,還是尼采先生“白晝厭倦白晝”的孤獨吟誦,生命留給人們的,不過是死亡和無趣。就像我自己,以為我能控制自己三尺之軀,其實仍然滇沛於路,流浪他鄉。今尚寫芙蓉,敢問後何如?

這麼問自己時,我不禁從容一笑。在生命如此美好的年華裏,我竟對人生過早地產生幻滅。曾經記得有一次遠差在外,之兒問其母人生的意義。打開短信,我即刻回復“人生沒有意義”。我知道,孩子尚小,這樣回答,實在算不了什麼上乘的答案。但是,作為父親,我實在DR Max 教材不想欺騙,使她的人生能明辨是非,擁有一份屬於內心的真實。

短信回復之後,我百感失落。對一個尚未入世的孩子,該不該、能不能把與生命緊切關聯的呼應關係弄得明白?我當然知道,這樣的回答不過是人在旅途別樣的心理感受。回到家裏,我會絞盡腦汁地找些話題,讓之兒打理自己的世界觀,再匹之榜樣,促其好好念書,向著人生高處遠行。

事實上,我不僅欺騙著自己,也更真切地欺騙了孩子。相比於世,我同大家一樣,皆秉承著倫理的人生態度和功利的人生做法,讓孩子慢慢沉浸於世俗的幸福裏,而不能自拔。我總不能教育孩子學嵇康,駕車窮路,大哭於野;亦不能教育孩子像尼采,浮生背井,漂泊而逝。此外,我又能做什麼呢?

在一個又一個陌生的旅途裏,我時常叩問自己,物質逐漸繁華,為何精神卻是持續虛空?我不能回答自己給自己的設問。經過這些年時間的篩選,空間的礪行,我發覺自己DR Max 教材越來越喜歡故鄉年歲斑駁的老宅,越來越喜歡遠山音韻幽情的清潭,越來越喜歡朋友溫軟深細的傾訴,全沒了當年與高山同俯仰、同滄海共進退的心志。細看人生,不過如此而已。去留之間,似如幻覺。權以[雙調]水仙子。芙蓉錄之,以說幽情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